2006年 11月 11日 ( 1 )
Free style - 休息一下 / 不要得罪生物系或醫學系的學生
Let's take a rest

休息一下吧




日常談
我發覺讀 Bio 和讀醫的都很恐怖。

這個星期一我跟我會計課的同學一起坐公車時,
看見了Body Worlds 3在公車上的海報,
話題也自然環繞在解剖肉體上面。

她是生物學的碩士學生,
下個月就要做拿到文憑的最後一項難關 Defense,
所以自然有很多跟切肉塊解剖肉體有關的故事。

我們先從醫學院的新生開始講起,
說有新生第一次看到人體就當場下昏了過去。
我說剛開始可能很噁心,可是血看久了應該就習慣了。
她說對。
像是他們有解剖懷孕的母老鼠,
她肚子裡的小老鼠全部都是串成一串的。
他們班上有人就拿手術刀把一串小老鼠的頭砍下,
第一次看的人覺得很噁心,
可是常解剖的人覺得很好笑。 @w@||||
醫學生在解剖屍體時慢慢習慣後也是覺得把人從人型切成一塊塊的肉塊很有趣。

有一次他們拿老鼠做完實驗後就給老鼠打藥劑安樂死,
結果所有人的老鼠都死了就只有她那組的老鼠還活著。
TA說,好吧,再打一針。
老鼠又挨了一針。
還是沒死。
再打了一針,
老鼠還在呼吸。

這時TA手指著教室的門,大叫「看!那是什麼!?」
當所有人把頭轉去看門,再轉回來時,
老鼠頸部的脊椎已經被扯斷,翹辮子了。

能達到精準的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斷絕一隻老鼠的生命,
我相信有不知多少的老鼠被他練習過那招。
熊熊想到那些在電影裡 KGB 特務所用的扭脖子瞬間殺人技,
好像頓時又真實了起來。我不敢再笑阿湯哥演得太假了,不要扭我脖子,我可沒有狼顧之相

還有我在想,如果哪天我需要去開刀動手術,
醫生會不會把病床上的我看成是一塊任他切割的肉塊。Q_Q
[PR]
by yao-san | 2006-11-11 21:34 | 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