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18&19
前篇忘記講了。
其實在下了飛機到達機場後,
我有走過那傳說中會逼逼逼的閘門。

還在想,這兩天騎腳踏車來回跑了很多路,
有輻射的話身上早就很多了。

結果我走過時,逼逼,叫了兩聲。

不過好險,叫兩聲是正常的,
逼逼逼逼逼就要脫光了。

我走路是算快的,
一路超越散步中的旅客,
我大概是全機前十名去見海關的。

海關大叔很親切,
看到我那張單子寫我住茨城、
還在講有沒有怎麼樣,在電視上看見茨城好多賓士被水沖走燒掉。
那是在講大洗那個港吧。
老實說我在地震第二天早上看新聞時也嚇一跳。
車子沖水就算了,怎麼會起火燒起來呢?

而且台灣媒體還拿放大鏡看車子型號,
講真的,我真的不知道那些車子到底什麼牌。

那位大叔海關很想跟我繼續聊下去,不過礙於職務,還有我看起來就像良民,
很快我就過關了。

倒是行李,我等了半小時以上。
最後晚間11點才到家。




18日,我起來後去辦手機(號碼)。
休息了一下後晚上到師大附近跟也回台灣的J同學會合。

DSC02908

師大附近的日文系剛好在為震災募款。




19日

這天午飯與阿姨們與表妹們一起吃的。
在聚,shabu shabu火鍋。
突然想到溫哥華有一家名字一模一樣的餐廳,要是沒記錯連字體都很像。


DSC02910

阿姨們都很熱情。
這餐吃的很飽(其實回到台灣每餐我都像神豬一樣的吃)
感謝阿姨們的熱情款待。

DSC02918

還拿到了三張花博門票。


晚間跟阿姨去久違的教堂,
神父換人了。
原來的神父好像80幾歲,
現在這個弟子看起來30~40吧。

講解方式號稱新潮,
嗯...跟80幾歲的老神父比,
的確是這樣。

那晚的內容我同樣是鴨子聽雷,只記得"定番"的「我有罪」「耶穌為我而死」「神在考驗我的忠誠心」等等。
當神父訓話到某種階段時,所有人都會一齊很自動的講些像「天父與我們同在」的話。
狀況外的我也不知道何時該說,該說什麼,
只好在心裡默唸著「阿門阿門阿門阿門阿門阿彌陀佛阿門阿門阿門」

彌撒結束後我見到了老神父,
老神父對我講了「好好好」,擺明不記得我是誰。
對一個平均一年上不到一次教堂的人來說,
這種結果我接受。(...而且我媽姊妹很多,名字又差不多,跟本記不得誰是誰的小孩)

這天就這樣過了。
[PR]
by yao-san | 2011-04-10 03:33 | 旅人
<< 整日雨 2011-03-17 Flyi... >>


カメラと暮す日和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